只是秦烽之前被賀天刑逼迫出來一次,隨后又因為要去龍都參加天驕爭霸,又耽誤了一段時間,如今已經過了兩個月,連白璃都沒有鎮守在那邊的情況下,風黎靠著強悍的機械,才沒有被排擠的。

  當然,最重要的原因,還是因為賀天刑不在那邊了。

  “克利夫斯又弄什么事情了?”

  作為血河位面最高的受益人,克利夫斯守著血河位面成為了S段,可見他對這個位面的重視,但是說起挑事情,他也是首屈一指的。

  不過,血河位面的事情,當初的確沒有處理干凈,秦烽就急著要走,現在回去一趟,也是有必要的。

  更何況,如今以他的地位,春季狩獵應該也不會有人找他了,加上秦烽記憶當中,最近也沒什么大事情發生。

  “那我就去一次吧!”秦烽說道。

  隨后,秦烽就跟隨著這一次的風黎集團的大軍,前往了血河位面當中。

  克利夫斯邀請眾人前往的是他所建立的區域,這里已經充滿了鋼鐵和土塊的堡壘,成為了現在最輝煌的建筑物。

  不過,這里沒有S段回來,克利夫斯也只邀請了A段能力者前來。

  血河位面雖然遍地黃金,但是S段不會長期駐守在這里,所以留下的,都是A段能力者。

  秦烽走到大門口,看守大門口的也是B段能力者,今天這里進進出出的人很多,不過B段能力者顯然不在這個行列當中,秦烽已經晉升A段,加上胸口上的徽章,到也省下了一些麻煩。

  正午十二點,時間到了,所有的A段能力者,都聚齊了。

  “關門吧!”克利夫斯開口說道。

  高級能力者不會因為自己有點實力就為所欲為,相反他們非常遵守時間,因為自己的時間都很寶貴。

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