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明顯是強大的A段智慧種族血魔人,堪比獸神的存在,占據天時地利,一個是強大的A段獸神級別的存在,兩者戰斗起來,天崩地裂,尸橫遍野。

  前來的異獸紛紛死亡,獸神也無法庇護,這樣的場景,讓兩者的戰斗越來越激烈。

  在這樣的情況下,北非共和聯盟的人,就好像是亂入戰場的渺小螞蟻,心驚膽戰,就怕對方一腳將自己踩死,還要躲避一些裂縫的攻擊。

  和他們相比,風黎集團所在的潛艇上,卻沒有慌亂,而是認真的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因為他們相信,自己的領導者,有能力保護他們。

  血魔人和火土雙系的獸神之間的戰斗,越來越激烈,大部分異獸,都已經死亡了,血液流淌得越來越多,血魔人的實力,也越來越強。

  那火土雙系的獸神,也有些疲于應對。

  血液,也是水,可以澆滅它身上的火焰。

  “是時候了!”秦烽的嘴角,掛起一抹笑容。

  鷸蚌相爭,秦烽這個漁翁,就要得利了!

  秦烽再一次離開了飛艇,走了出去。

  隨后,他的符文調動了起來,遙遙一指。

  一抹恐怖的黑色烏云,在空中浮現,不斷擴散,籠罩在千米之內的土地上。

  這里,正是獸神削平的地面。

  飛艇之下,克利夫斯眉頭緊鎖,只感覺渾身都不舒服!

  光明和黑暗互相克制,有多少光明,就有多少黑暗,秦烽爆發黑暗異能,他第一個反應不舒服,但是此時他需要秦烽的庇護,只能忍住自己的想法。

  甚至,他覺得臉上燒得慌,覺得十分丟人。

  秦烽可不了解他下面的人的想法,巨大的黑云建立完成之后,頓時下起了黑色的雨水!

  這雨水,毫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