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利夫斯裝在大型客機的防護罩,讓他的身體停頓下來,撞擊的力道也不至于讓他重傷,但是臉‘色’卻漆黑無。.:。

  “沒事!”克利夫斯沉聲說道。

  克利夫斯已經不打算再繼續戰斗下去了,他惡狠狠的看著秦烽,但是卻沒有再繼續動作。

  大型客機,領導者諾克林有些調侃的意識力傳遞出來,“那么,克利夫斯,你是不是要讓一下,不然,我怕把你碾碎了!”

  克利夫斯臉‘色’更黑了起來。

  他的光明之翼凝聚起來,飛高空,也沒有對秦烽出手的意思,秦烽看到克利夫斯雖然還有敵意,但是沒有了戰斗的‘欲’望,也收回了內力,嘴角帶起了一抹冷笑。

  這些人,是要打一頓,才能老實下來。

  秦烽幾個踏步,返回到飛艇去,帶著自己的團隊,繼續前進。

  兩者戰斗的時候,飛艇和克利夫斯的團隊都避開了戰場,不過秦烽的團隊有白璃坐鎮,那些裂縫所在的區域,任他翱翔。

  但是,克利夫斯的團隊,卻不可能有這樣的東西。

  如果想要在這里立足,克利夫斯恐怕要出去拿一個空間穩定裝置來了。

  不過那個時候,秦烽恐怕早將之前的東西掃‘蕩’走了,留給他們的,是難纏又沒有什么價值的東西了。

  克利夫斯可以說是偷‘雞’不成蝕把米!

  “我們繼續行動!”秦烽下達命令,飛艇和三十多個飛行器繼續往前探索,后面,卻越來越多的人出現。

  北非共和聯盟的人,全都聚集在冥河附近,他們聽到消息,一個個跨越空間裂縫而來,讓這河道空,充滿了人類。

  腳下是寬闊的河流,他們只能避開細小的空間裂縫,往兩側的山峰前進了。

  這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