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事情是如此!

  吞天在大海當翻騰,秦烽不知道外面會發生什么樣的災難,但是他和于洋濤在吞天的內部,顯然受到了巨大的沖擊。.:。

  首當其的,是那恐怖的威壓。

  不過這威壓不斷壓迫之下,秦烽和于洋濤都適應了下來,或者說,不得不適應。

  于洋濤此時已經滿臉冷汗,說道:“以前我聽黑暗之都那邊,有一個特殊的秘境,鎮壓一個恐怖的獸神,獸神威壓可以‘激’發人們的潛力,提升意識力,以前我是不相信,現在老子信了!”

  吞天還不是獸神呢,這么可怕了!

  “這的確能‘激’發潛力,只是有些人,承受不住!”

  于洋濤不知道,他承受的壓力,和秦烽承受的壓力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  畢竟,秦烽釋放內力罡氣,又在外部釋放了黑暗符,甚至形成了意識力屏障,阻擋這些恐怖的威壓,以他的ss級意識力潛力,也只能勉強應付起來,抗住這些壓力。

  要是落在于洋濤的身,秦烽相信,于洋濤立刻被震暈過去,到時候什么都完了。

  而此時,被秦烽挖開了一個‘洞’的胃壁,此時快速的愈合起來,‘肉’眼可以看見的速度,這些血‘肉’蠕動,想要合攏,到時候秦烽要被困在這里了!

  “恐怕還要再翻天覆地一下,撐得住嗎?”秦烽問道。

  “要是能挖穿了吞天的身軀,跑出去,我怎么也能堅持的!”于洋濤‘精’神一振,回答著秦烽。

  之前是看不到希望,所以于洋濤一點也不積極,是等死的狀態,現在看到了,自然不愿意放棄。

  秦烽搖搖頭,“要是挖穿了,我倆誰也別想活!”

  “哈,說的也是,在外面,我們可傷不了吞天一絲一毫!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