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這樣讓人悲傷的氣氛,很快就消失不見,真正跟著秦烽的手下們,表情很輕松。

  “說什么呢?弄得秦烽像是要出事一樣!”周浩說道。

  “年輕人,你跟著總裁的時間還短,這樣的危機算什么?”金飛點頭,當初他跟著秦烽從亡都城殺出來,見識過秦烽的膽大包天,見識過秦烽的強大。

  之后,龍都當中,秦烽一個人就滅了無數龍都培養的天驕的風采,這樣的秦烽,讓金飛心中只有無限的崇拜。

  他不會相信,秦烽會有事情的。

  “放心吧,州長安全著呢!”

  “是啊!誰出事,州長也不會出事的!”

  “州長現在都沒有呼叫A段,肯定是有把握的。”

  有著高層的安慰,眾人這才輕松起來,隨后還有飛艇跟隨秦烽,戰斗的畫面再次傳了過來。

  恐怖無比的火樹,讓原本輕松的氣氛,再次嚴肅起來,雖然他們心中對秦烽的信任增加了很多,但是看到火樹之后,那種由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畏懼,沒辦法驅散。

  太可怕了。

  而此時,秦烽不斷的狂奔著,在他身后的火樹摧枯拉朽一般,橫掃荒野。

  在北海州當中,荒野的異獸實力偏弱,沒有什么可怕的存在,火樹橫行無忌,所到之處,那些異獸都夾著尾巴驚慌而逃。

  而火樹的目標,一直都是秦烽。

  “這樣的生物,的確可怕,我重生之前,獵殺了火樹的神秘人,到底是誰?”秦烽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著。

  滅掉火樹的人,不是尚涵,也不是其他前來支援的A段。

  只是這等秘辛,秦烽重生之前是沒有資格知道的,等到了A段的時候,這樣的事情早已經忘記了。

  “不過我又怎么需要靠別人,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