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升機內,裝修得普普通通,但是里面居然有一個壁爐,熱氣撲面而來,讓秦烽和白璃都覺得暖和了不少。

  老人脫下了大衣,看上去更加普通了。

  胡山像是普通人嘮家常一樣,說道:“秦烽,你不是一直在北海州來著嗎?怎么突然跑到這里來?還惹上了Z?”

  秦烽的眼神沉了沉,心中也在快速的思考著。

  這個老者,身份很恐怖,但是身在高位,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關注。

  但是他居然還認識自己!

  也許就是天驕的身份,值得對方關注吧!

  “我一直在查Z組織的事情……”

  秦烽干脆將承北聚集地、福城附近、沙動鎮三件事情,都說了出來。

  胡山最開始還樂呵的給兩人倒了熱水,聽到沙動鎮的事情,卻臉色變了變,但是最終卻無奈的搖搖頭。

  “你也是真夠執著的了,就因為同學被掠走,所以一直追蹤到現在?”

  這可不是同學被擄走的事情,如果秦烽沒有重生,他更不知道對比之后的差距。

  重生之前,秦烽如果沒有被實驗室拿走自己的天賦,哪怕他不可能想現在這么強大,但是10年時間,他的成就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A段。

  更是不可能,過得那么慘!

  但是這些,秦烽自然不能和胡山說。

  “因為一直有線索,我覺得他危害很大,所以一直在調查著!”秦烽說道。

  “危害?如果我現在告訴你,Z的勢力,他的手下,最多也就是C段,你還覺得他有危害嗎?”胡山問道。

  秦烽皺了皺眉,說道:“怎么可能,他畢竟是S段!”

  “S段?呵……”胡山一笑,喝了一口熱茶,沒有再說什么。

  但是秦烽卻心中一跳,難道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