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過是一個落后小州的州長,泥腿子出身,沒有什么背景!”廣威說道。

  廣威還以為這幾個人怕了秦烽的背景,連忙打消他們的疑慮。

  最重要的是,他看出了這幾個人的猶豫,這怎么能行?

  廣威一個人,還真不一定是秦烽的對手。

  劉越苦笑著說道:“算是沒背景,也夠可怕了!”

  幾天之前秦烽虐殺異獸的場景還在眼前,劉越自認為,自己根本做不到。

  而此時,顧昌也開口說道:“如果是這個人的話,我不出手了,之前的定金我原數返還!”

  “我的也是,誰想惹他!”齊言也說道。

  廣威不可思議的瞪著三人,事到臨頭,這幾個人居然要臨陣退縮?

  “幾位都是B段能力者,怎么現在這么膽小怕事,我們四個人聯手,難道還打不過他一個?”

  劉越顯然在猶豫。

  顧昌說道:“前一陣我們和管雙棟合作,被這個人一個異能弄死,我們兩人現在身的傷,都是拜他所賜!”

  劉越和廣威一驚。

  管雙棟的死亡他們自然都知道,畢竟也是一個B段能力者,此時知道居然是秦烽出的手,讓廣威心一片冰涼。

  劉越這次沒有猶豫,說道:“廣威,我欠你人情是不錯,但是這不代表我要用命償還,這次算了吧!”

  廣威實在不甘心,咬牙說道:“不行,大不了,殺死這個人,他身的寶物平分,他手的刀可是神兵,之前我收到消息,他還兌換了冥王甲,神兵寶甲價值連城!”

  “更何況,他還殺過管雙棟,管雙棟一生的心血,都在他手,現在肯定沒來得及處理!”

  “你們再想想,他的確實力強,獵殺的異獸也多,手不知道有多少寶貝呢,殺死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