拼到了現在,秦烽覺得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。

  雖然重生給了秦烽足夠大的優勢,但是這個優勢,還不足以讓秦烽,逆天越階挑戰。

  假設現在秦烽到達D8、9段,那么血金狂也不是對手。

  血金狂的攻擊越來越近,秦烽嘆息一聲,手中突然扣住了一個玉牌。

  武神牌!

  打不過,秦烽可以跑!

  秘境那么稀有,不僅僅是資源問題。

  掌握秘境的人,隨時可以進入其中,就是在這關鍵的時刻,得到安全。

  秦烽被碧血蛇咬中,到是沒咬穿心臟,只是破了一點皮。

  畢竟秦烽已經是獸皇的肉身,碧血蛇一個E段獸王,不可能咬穿秦烽的肌肉。

  只是這點皮,毒素潛入秦烽的身體,對他來說,太過危機。

  戰斗當中,一分一秒,都可能生死相隔。

  血金狂不會放過他,攻擊已經接踵而來。

  意識力催動,秦烽的周身已經籠罩了一層銀色。

  只是這個時候,秦烽的旁邊,居然提前出現了一片銀光。

  下一刻,一個傾城傾國的女子,出現在了秦烽的身邊。

  她似乎和戰場格格不入。

  現在的戰場上,一個滿身傷痕,汗水泥水混合在身上的少年。

  一個斷了胳膊,滿臉瘋狂的糟老頭子。

  要多狼狽就多狼狽。

  唯有這少女,就好像從畫中出來的一樣。

  “白璃!”

  秦烽一喜。

  白璃的臉上嚴肅,她手指一抬,頓時一道銀色的光芒爆發,那咬在秦烽心口上的小蛇,居然被切割成了一厘米厚的蛇段。

  “轟!”

  碧血蛇本體自然不可能只是一個細小的存在,只是運用了變形術,此時被斬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