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然是海城城主,雷晨.

  “秦烽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  雷晨怒氣沖沖,眼神的狠辣沒有絲毫遮掩。

  “我的膽子有多大,雷城主不是在唐山嶺,見過了嗎?”秦烽淡淡一笑。

  膽子不大,能去惹獸王?

  膽子不大,能去挑起獸王和獸皇之間的戰斗?

  膽子不大,怎么在其他D段想要‘逼’迫的時候,威懾眾人?

  雷晨的臉‘色’沉得如同鐵水,他狠狠瞪著秦烽,沒有從秦烽的臉,找出一點慌‘亂’的神‘色’。

  “秦烽,你真的,不怕我雷堂?”

  雷昌死了,雷晨跑過來接管雷堂,聽到的最多的,是報仇雪恨。

  但是面對秦烽,雷晨心里也沒有底。

  只是該做的樣子,雷晨要做出來。

  “想要讓人怕,也要拿出一些實力來,只是扯虎皮拉大旗,恐怕還沒有讓我怕的資本!”秦烽沉聲說道。

  夕陽西下,秦烽的身影‘挺’拔,身的殺氣,和夕陽一樣猩紅。

  “啪啪啪!”

  鼓掌聲突兀響起。

  眾人的視線,不自覺的被轉移過去。

  在尸橫遍野的野外,這掌聲聽去讓人覺得刺耳。

  一個滿頭白發的年輕人,映入秦烽的眼簾。

  這一刻,秦烽的瞳孔,猛然一縮。

  “好一個讓你怕的資本,看來我血家,也沒有讓你害怕!”

  秦烽的心一跳。

  血金狂!

  他怎么來了?

  難道是自己獵血者的身份暴‘露’了?

  秦烽心思急轉。

  而這個時候,血金狂已經走近了,兩人的距離,到達了十米。

 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距離。

  內力延伸,足可以攻擊到對方。

  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