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要吃點嗎?”白璃拿著水晶小碗放在嚴放的面前。

  嚴放艱難的咽下一口口水,內心劇烈的掙扎起來。

  畢竟,這可是凈蓮蓮子。

  但是,之前還想賄賂白璃,現在卻被白璃拿錢砸了一臉。

  嚴放的面子,還要不要了?

  “我,我就不吃了!”嚴放說道。

  白璃果斷的收回來,也沒有繼續謙讓。

  “嗯,我老公也不喜歡吃,說這東西吃一點就夠了,多了浪費!”

  白璃又吃了一顆凈蓮蓮子,秦烽吃多了自然浪費,因為人類的身軀承載力是有限的,秦烽已經吃到了極致了。

  不過對于白璃這種異獸來說,吃多少也不嫌多。

  嚴放臉色發青。

  此時看向遠處秦烽奮斗的身影,只覺得秦烽簡直是太不容易了!

  用金錢賄賂美色,需要的代價,有點太大了!

  嚴放得再考慮一下。

  而此時,秦烽在戰斗當中,自然是感應到了遠處白璃和嚴放的情況。

  “他來找你干什么?”秦烽用意識力連接白璃。

  白璃的意識力同樣傳遞回來消息。

  “說要請我吃什么冰肌果,能量不多,才指甲那么大,小氣!”

  秦烽笑了起來,“嚴放這可不算小氣了。”

  所以說女孩子得富養,輕易不能被別人拐走。

  白璃可是秦烽養的童養媳,最開始可是當女兒養的。

  怎么可能被人這么輕輕松松糊弄走。

  “呵,我就是借口了,難道我還不知道?黃鼠狼給雞拜年,沒安好心,還有,女孩子不能接受別人的東西,特別是奶茶!”

  秦烽臉黑了下來:“你又看了什么!”

  “沒有啊,更何況我的意識力告訴我,嚴放在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