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勘眼神中閃爍出了一抹后悔的神色。

  不過梁勘還是挺直了脖子,開口說道:“我跑什么,我又沒有暴露!”

  梁勘沒有離開,自然是想繼續保留自己的身份,順便監視秦烽。

  “不過看來,我也早就暴露了,秦區長,怎么也讓我,做一個明白鬼吧!”梁勘說道。

  秦烽隨意的點點頭,說道:“你還記得,一個叫做陳銘的人嗎?”

  “陳銘?”

  梁勘自然有點想不起來了!

  畢竟那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,更何況,陳銘當初被梁勘派遣到了林凱身邊,監視林凱或者林增,結果秦烽滅了辛家回去,就滅了林凱。

  如此,陳銘最后一點價值,也消失了。

  不過能力者的記憶力也是驚人的,哪怕過去了這么長時間,梁勘也想起了陳銘。

  看梁勘似乎明白了對方是誰,秦烽再次說道:“那是我的同學,和我一起在孤兒院長大,不過,被你們毀了!”

  無論是重生之前,還是重生之后。

  這些人,挑起了陳銘心中的貪婪,罪惡。

  而受難人,自然是秦烽,還有這一世被斬掉了腿的一個同學。

  “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就滅掉了我們的實驗室?”梁勘瞪大眼睛。

  秦烽冷笑一聲:“你們違反了人類聯盟的法律,挑戰了道德的底線,難道,我不能毀滅?”

  梁勘無話可說。

  他可和那些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不同。

  本質上,梁勘認為Z組織就是黑暗聯盟勢力,否則也不會出現破壞空間符文裝置,在承北聚集地內掠走剛剛覺醒能力者的事情了。

  “那么現在,秦區長,你要做什么?殺了我嗎?”梁勘說道,身軀都在微微顫抖。

  沒有人,對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