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說人死為大,既然都已經死了,就不應該再作出傷害遺體的事情了,沒想到秦烽居然還將血遠張聞喂了狼,死都沒有全尸。

  這些人再次退后一步,對秦烽畏懼更甚。

  他們覺得,秦烽恐怕也不是好人,也許也是個通緝犯,這次是黑吃黑。

  那巡邏隊的兩個人,再也不說什么了!

  秦烽也沒有理會對方。

  這些人,在秦烽重生之前,可是直接死在血遠的手中。

  這次秦烽改變了他們的命運,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恩賜了,秦烽不覺得欠對方什么。

  至于他們會不會被血家的怒火牽連,秦烽覺得不會,因為秦烽,將會挑起血家更大的怒火!

  秦烽扔完了尸體之后,甚至坐了拉送傷員的車子,返回了漢川口聚集地.

  一車上的傷員,包括那個被化血掌打了的F段古武者,都不敢說話.

  到達漢川口內,秦烽通訊器查找了一下賞金獵人網的會館所在位置,下車轉了路前去.

  秦烽身形詭異,賞金獵人網的人全都警惕的看著秦烽.

  “先生,有什么能為你服務的?”那人開口說道。

  “提交通緝!”

  秦烽將張聞的人頭扔在了柜臺上。

  那工作人員也見怪不怪,掃描了一下人頭的信息,卻緊跟著大驚。

  張聞!

  這樣的人,居然被人殺了?

  張聞死了不算什么,雖然足以讓人驚訝,就如同秦烽去提交狼女的時候,引起的轟動一樣。

  可是張聞的來歷,卻有讓人頭疼!

  因為,這可是血家的人。

  打狗也要看主人。

  那工作人員艱難的眼了一口口水。

  “快點,我還要拿錢呢!”秦烽沙啞著聲音催促!

  “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