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說秦烽每次出門,都可能會有大收獲,但是對薛興福來講,秦烽一旦離開,風黎聚集地無人駐守,他還是很擔憂的。

  生意越做越大,自然也要承擔很多風險。

  “海城邀請我參加獸潮月!”秦烽回答。

  薛興福立刻哭喪著臉,還有心勸說秦烽.

  “海城剛剛換了市長,現在是雷堂集團的一個嫡系掌權,上次區長你成為了最大的贏家,臨走之前也沒有給他們繳納費用,算是壞了他們的規矩,這些人肯定看你不順眼的!”

  薛興福可真是看得透徹,這點上劉衡比不上對方.

  “嗯,我知道,不過不能因為他們看不順眼,就和小媳婦一樣足不出戶!”

  “區長,你這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啊!”

  秦烽反口說道: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!”

  “哎,不用非要去這個虎穴啊,更何況剛經歷了戰斗,區長你歇歇?”

  秦烽搖頭,“你見我什么時候歇過?我如果歇了,就不會有今天的成績了!”

  薛興福聽到秦烽這么說,眼神中流露出追憶。

  半年多前認識秦烽的時候,對方不過是一個剛剛覺醒,看上去冷靜成熟的孩子。

  第二次見面,秦烽就已經去野外廝殺,獲得了獸將的材料了!

  如今,秦烽已經成為一個聚集地的區長,而且這個聚集地不是默默無聞,相反,蒸蒸日上,人流涌動,成為了未來十分有潛力的聚集地。

  秦烽的成功,不是沒有理由的。

  “那也是!”薛興福被秦烽說得有點啞口無言,不過卻還是愁眉不展。

  “有的時候,自己的實力也要提升一下,只要你到達E段,哪怕沒有什么戰斗經驗,你也是一種威懾力,賺那么多錢為的什么,別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