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林凱這么說,周浩頓時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“哈哈哈,陳銘,你有什么得意的,再厲害,也不過是人家的狗腿子,林凱根本沒把你當人啊!”

  陳銘被周浩戳中了痛楚,頓時惱羞成怒。

  “我是狗腿子,難道你不是嗎?如果不是秦烽,你覺得你現在有這樣的實力?”陳銘一腳下去,周浩忍不住倒飛了出去。

  “噗!”周浩大口的吐出鮮血,如果不是有秦烽給的鼠王內甲護體,周浩現在內臟恐怕都被踹得破裂了!

  陳銘一步步走過來,其實到現在,陳銘沒有后悔過嗎?

  如果當時再偽裝一下,秦烽沒有和自己絕交的時候,是不是自己也能和周浩現在這樣,被秦烽提供古武,帶著去野外狩獵,拿著獸王級別的符文裝備?

  誰能想到,秦烽現在這么強?

  原本都是孤兒,如今卻產生了巨大的差距。

  ‘我既然都得不到,你算什么?以后,你也別想得到!’陳銘想著,再次抬腿,狠狠的踩下。

  這一次,對準頭部,以陳銘的力量,周浩必死無疑。

  周浩自然也做了抵抗,胳膊抬起,想要阻擋陳銘的腿。

  只是周浩還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,卻聽到了上方傳來一聲慘叫。

  周浩再次睜開眼睛,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。

  沒有任何符文內甲包裹,一身的深紅色校服,經歷了三天沒有一絲一毫的凌亂。

  長刀掛在腰間,刀鞘遮蓋住光芒,卻仍舊顯得十分鋒利。

  是秦烽!

  他已經趕來了!

  “周浩和你不一樣!”秦烽冷冷的沖著陳銘說道:“他是我的兄弟,你是別人的狗腿子,怎么可能一起相提并論呢?陳銘,你太瞧得起自己了!”

 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