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,這些人根本沒有找到。

  不但是秦烽,還有黑袍血腥者也消失不見了。

  “可惡,黑袍血腥者跑掉就算了,那個秦烽怎么跑掉了?”

  “秦烽不能留著,這個人是承北高等學院的學生,半個月后的考核,不能讓他參加!”

  “這個人潛力逆天,成長起來,也許會影響承陽市的格局,我叔叔可是下一任市長的任選之一,不能讓秦烽成長起來”

  “呵呵,秦烽是嗎?居然敢殺我手下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  一時之間,人心各異,但是他們都想殺死秦烽.

  只是誰也沒有找到秦烽.

  其實秦烽和黑袍血腥者消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,此時的子母山到處都是光禿禿的景象,腐爛得樹木也被黑暗符文沾染,恐怕不久之后,就會變成妖植。

 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子母山整體顏色都是黑漆漆的,秦烽和黑袍血腥者都是黑暗系異能者,兩人都使用了陰影能力,隱藏在暗處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。

  只是秦烽和黑袍血腥者,都知道對方的所在。

  兩個人的實力相差無幾,秦烽甚至更強。

  畢竟,他還有古武者的身份。

  “速戰速決!”

  秦烽想到這,帶著白璃快速追擊黑袍血腥者。

  黑袍血腥者似乎也覺得大事不好,急速的沖山頂上跑去。

  山頂上,王者騎士看著頭頂上飛著的那些煩人的蒼蠅,也是憤怒不已。

  丟失了騎士槍之后,王者騎士也沒有了遠程打擊的能力,只能等著這些人下來。

  他的注意力被牽制,同樣沒有看到陰影狀態的黑袍血腥者。

  “想跑?”

  秦烽冷笑一聲,強大的肉身橫沖直撞,到達黑袍血腥者的面前。

 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