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些東西不太適合給你!”

  種植地發生的鼠潮有官方記錄,薛興福要走也拿不到什么好處。

  而大量的能量核心也不適合對方。

  “那這次的適合我了?”薛興福胖胖的臉笑瞇瞇的,十分期待的樣子。

  “不但適合,我還發現了一個秘密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薛興福不明所以,但是身體卻繃緊了。

  “昨天的恐怖襲擊事件,你了解嗎?”秦烽說道。

  薛興福頓時眉心一皺。

  “我知道一些,但是不全,這件事情不是我們所管轄的范圍。”薛興福回答。

  昨天的正源飯店附近,其實是在副區長手下的管轄范圍,不過對方不敢做得太明顯,加一個班級那么多人,他們更是不好行動。

  否則的話,知道秦烽破壞了他們的計劃,早讓秦烽好看了。

  當然,其實他們晚打算單獨找秦烽,以特殊的理由抓捕起來的,可惜秦烽沒有回去。

  而秦烽聽到薛興福的話,也若有所思,感覺到了一絲危險。

  “我帶來了這個!”

  秦烽打開了通訊器。

  因為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,秦烽當是錄了音。

  點開了通訊器之后,里面傳來了聲音。

  【別,別,別殺我,我告訴你一個秘密!】

  【如果再是毫無意義的,我恐怕不會再留你任何喘息的機會!】

  【不會,不會……這次襲擊你同學,也不是我們本來的目的,實在是對方催促得太緊了。】

  【你說的對方,是誰?】

  【是承北區副區長!】

  薛興福瞪大眼睛。

  “你這些,保靠嗎?你在逼問的誰?為什么他們會說是副區長指使的?如果只是這樣一段錄音,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