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一鋒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他老子罵了一個狗血淋頭。

  這真不是開玩笑,徐sir是一個連核彈頭都敢徒手抓的狠人,區區一個封于修還不夠他單手虐菜,更不要說能對徐sir的生命安全造成影響了。

  “你腦袋被門夾了嗎?什么武功高手,你管他武功高不高干嘛?用槍、用槍、用槍,槍口對準他腦門猛扣扳機,你可以看一下是腦袋硬還是子彈硬。”

  徐一鋒趕緊掛斷了電話,耳道里還回蕩著徐sir憤怒的咆哮聲。

  “怎么樣?處長這么說?”古國強緊張地問道。

  徐一鋒白了古國強一眼,轉頭向身邊的助手問道:“查清楚洪葉在哪了沒有?”

  “查到了,我問了他經紀人,洪葉現在正在亞洲電視臺的影視區拍戲。”徐一鋒的助手答道。

  “好,我們現在趕過去。”徐一鋒決定道。

  “等一下,不是處長的安全更重要嗎?”古國強孜孜不懈地問道。

  徐一鋒狠狠地瞪了古國強一眼。

  “全部出發!”

  …….

  “爹地,快順順氣,肯定是我笨蛋弟弟惹你生氣了。”徐樂樂笑嘻嘻地給自己老豆捧上一杯龍井。

  徐sir滿意地接過寶貝女兒沖泡的茶水,雖然徐樂樂泡茶的技術拍馬都趕不上李心兒,徐sir還是喝得很開心。

  “不說這些,我們剛剛說到哪了?”徐sir放下茶杯問道。

  “剛剛說,你擊斃了一名恐怖分子之后,繼續往上。”一名臉上有些雀斑的四眼妹推了推眼鏡說道。

  “哦,對,我繼續往君度酒店的最高層上,當時電梯已經被對方控制,我唯有爬樓梯,中途有遇見不少恐怖分子,差不多都是一槍一個,一直來到最高層。”徐sir聳了聳肩膀,很小意思地說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