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”

  “這種燕子形的飛鏢叫‘堂前燕’,在前清時期,各路高手進京爭奪武狀元,無論輸贏都可以得到一枚兵部頒發的這種‘堂前燕’。”

  “清廷搞這些這東西有什么用意?”徐一鋒仔細看著手上的‘堂前燕’飛鏢。

  武術協會的老家伙笑了笑:“據說是為了慰勞練武人士的辛苦,事實上卻是暗示,你們一介武夫就算武功再好也沒用,你們不過是帝王屋檐下的一只燕子。”

  徐一鋒點了點頭,自古就有俠以武犯禁,清廷打壓武人倒也沒錯,只是專門還搞出了這么一式飛鏢,未免有些小家子氣了。

  “后來到了民國時期,有些講究的武功大家向對手發出挑戰時,便會在拜帖里附上這么一枚‘堂前燕’,有挑戰書的意思。”

  “小徐sir,你要是來我們協會聽課,我們非常之歡迎,但是希望你明白一點,我們練習武術是為了強身健體,弘揚國術,絕對不是你們想象中的好斗之輩。”老家伙臉色嚴肅的說道,看來他們已經明白了徐一鋒的來意,連續兩個兇殺案現場出現‘堂前燕’飛鏢,死者還都是被人徒手打死,港島的網絡、電視、報紙就有些過度渲染了。

  徐一鋒正色地道:“那當然,我本人對武術也是稍有涉獵,我只是想向前輩請教一下,能夠用拳頭打死港澳拳王司徒恩,腳功殺死‘北腿王’譚敬堯的武功高手有哪些人?”

  “這…這幾乎是不可能的,司徒恩我不認識,譚敬堯武功雖然不是天下第一,但是單憑腿上的功夫,我想不出有什么人可以勝過他。”

  “不,我認識兩個人,可以在腿上壓制譚敬堯。”另外一名武術界的老前輩開口說道。

  “前輩請說!”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