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!”

  李天隼带着人破门而入的时候,何湛森等人已经撤离了,房间里只剩下丧清死狗一般的尸体。

  鉴证科采集指纹,很快就确定了何湛森团伙的几人身份。

  “李sir,你看!”鉴证科一名警员用工作钳子钳着烧剩下的半张纸片说道。

  “北角码?”李天隼皱眉道。

  “应该是北角码头。”古国强美眸一亮:“他们要从北角码头坐偷渡船离港。”

  李天隼伸手摸了摸烧火的炉子,已经凉透,心里不免有些狐疑,对方撤走的时间很充足,怎么会漏下这么重要的线索。

  “北角码头要查,但是也不要局限于码头,出港大巴也要仔细排查。”

  李天隼还是中计了,何湛森的人并不急于今晚离开。

  ……

  “小锋,我听说你跟天隼在查什么案子?”晚饭时间,莎莲娜看着黑了一圈的儿子,忍不住放下筷子关心地问道。

  “嗯,已经查得差不多了,这两天就可以结案。”徐一锋认真地答道。

  徐sir低着头扒饭,没有说话。

  “我可怜的老弟,都快晒成古天乐了,啧啧。”徐乐乐没心没肺的打趣道。

  徐一锋非但晒黑,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。

  “爸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。”徐一锋显然有心事,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向徐sir问道。

  “我休息时间不谈公事的,如果是公事就不要说了。”徐一凡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  徐一锋要说的自然是公事,因为他在私人事情上极少要家人操心的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徐一锋不在说话,倒是徐乐乐这个八卦的家伙,笑嘻嘻地拉着徐sir的肩膀道:“爹地,你就让小锋说嘛,我想听。”

  “说吧!”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