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咦,喪清的老婆都下車了,你的跟蹤儀怎么還在移動?”古國強看到陳祖名筆記本上地圖頁面閃爍的紅色小點,忍不住問道。

  陳祖名笑了笑:“嘻嘻!我們在喪清老婆的高跟鞋底也裝了跟蹤器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喪清老婆穿哪一雙鞋?”古國強突然有些好奇這幾個家伙。

  “我當然不會知道她要穿哪雙鞋出門,但是我知道她出門肯定是要穿鞋的。”陳祖名抬手指了指喪清家的鞋柜:“所以她每一雙鞋我們都裝了跟蹤器。”

  “……”古國強無語,原來這么簡單。

  “咦!”古國強突然想到一個點子:“如果在喪清老婆的贖金袋子里面也裝上跟蹤器不是更好。”

  “已經裝上了。”李天隼頭也不抬地說道。

  陳祖名沖古國強笑了笑。

  徐一鋒則是低著頭默默研究最近綁架案的資料,試圖找出關聯點。

  “……”古國強無話可說,難怪這些家伙那么淡定,也不怕綁匪中途把贖金搶走,原來在贖金里面也裝了跟蹤器,恐怕他們巴不得劫匪搶贖金,定位成功后再一鍋端。

  “Madam,綁匪已經引著我們的人兜三個小時了,可能要收網。”九龍重案的張博文低聲地提醒古國強。

  古國強心里一動,低聲道:“你帶你們組的人馬上趕過去,小心一點,別暴露了,免得出事人家又怪上我們警署拖后腿。”

  “Madam,讓我們A組上吧,文哥年紀大了,在這里坐鎮比較好。”另外一名高級督察正好聽到古國強的話,趕忙搶功道。

  古國強瞥了一眼李天隼幾人,背在身后的手掌揮了揮。

  張博文兩人悄然退出房間。

  三十分鐘后。

  “上山,文武廟。”綁匪給喪清的老婆發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