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務處長辦公室。

  “一鋒呢?一整天都沒見人?”徐一凡黑著臉哼道。

  前幾天,律政司長的女兒嫁人,徐樂樂當伴娘,婚宴上,徐sir看著比新娘還要美艷三分的女兒,幾名公子哥圍著徐樂樂獻殷勤,徐sir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女兒終究也是要嫁人的。

  那晚之后,徐sir整個人都不好了,接著對所有的雄性動物都非常之不友好,包括他自己的兒子。

  李心兒看著徐一凡郁悶的臉龐,心里偷笑了一聲,才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好像是李天隼接到了一個大案子,一鋒過去幫他的忙,他已經跟我請假了。”

  “大案子?”徐一凡想了一下說道:“讓李魁挑幾個老手過去看著他們。”

  “我已經安排了。”李心兒笑瞇瞇地答道。

  “……”徐一凡看著李心兒:“那我今天有沒有什么事做?”

  徐sir一靜下來就會想自己的寶貝女兒很快就會嫁給一個王八蛋小子,還要去別人家,跟別人組建新的家庭,一想到這里徐sir就牙齦上火,更年期提前,此時是真心想找一點事來認真工作。

  “沒有!”李心兒肯定地答道。

  徐sir煩躁地說道:“明天呢?把明天要做的事拿來,我現在就處理了。”

  “明天也沒有哦,這一個星期的事我都整理妥當了,如果沒有特殊事件,一直到月底,你都會很閑的。”李心兒不知道是不是跟徐一凡過不去,笑瞇瞇地攤手道。

  “李鷹、李文彬那邊也沒事嗎?”

  李心兒立即回答:“沒有,他們自己都很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心兒看著徐一凡煩躁離開的背影,開心地笑了起來。

  哼,這家伙明明很開心一鋒跟李天隼同擔‘踢槍事件’的責任,卻還裝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