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們要強闖民宅是不是?如果沒有法院的拘捕令,請回吧!”永誠珠寶行的大boss程文憤怒得聲音變色道。

  “對不起,我們刑事、保安處做事,從來就不用什么拘捕令。”徐一鋒冷冷地說道,既然打算好要激怒程鑫,就必須比他們還要跋扈。

  “好好好,你們的上司是誰?”程文氣怒地掏出手機,顯然是要投訴徐一鋒幾人。

  “警務處副處長,李魁,李sir!”徐一鋒滿臉寒霜地說道。

  “咕嚕——!”程文咽了一下口水,他還以為這些年輕人上司頂多是一個警司什么的,剛剛他還想找一位相熟的警署警司幫忙說通一下。

  “他是小徐sir!”程文的老婆突然認出徐一鋒是前陣子風頭鼎盛的‘港島之子’。

  “混蛋——!”程文臉色異常難看,突然變臉,反手一巴掌重重地抽在他老婆的臉上:“都是你這個敗家娘們寵壞了兒子,現在得罪了小徐sir,快去把那個小王八蛋給老子叫出來,難道還要勞煩小徐sir親自進去抓人嗎?”

  程文的老婆捂著臉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丈夫,結婚這么多年,丈夫連重話都不曾說過自己一句,今天卻變成這樣,女人抬頭突然看見自己老公眼里滿是哀色,頓時明白男人的意思。

  程鑫是他們夫妻唯一的兒子。

  程文老婆提著裙角慌忙往別墅樓跑去。

  “兒子,你到底犯了什么事?竟惹上了小徐sir,快點走,外面你爸正頂著,快從后門跑。”

  程鑫放下了拉開一條縫隙的窗簾,他在美國參加過專業的軍事訓練,一眼就看出徐一鋒幾人來者不善。

  “什么小徐sir?”程鑫迅速換衣道。

  “警務處長的兒子呀!我早就跟你說過,一定要有眼力勁,那些低層的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