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废物,现在都几点钟了,还躺在床上挺尸,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废物,老子堂堂一个总警司,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白痴儿子。”一个西装革履中年男愤怒地骂道:“老子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你。”

  ‘叉烧’呆坐在床上,一言不发地望着墙壁。

  “阿祖,没事,别听你爹地的,今天不想上班就不要去了,来,妈咪给你钱,你喜欢去哪玩就去哪玩。”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,往自己的儿子手里塞了一张银行卡。

  十分钟后。

  关祖走下了床,一个长相英俊的少年郎出现在卫生间的梳洗镜上,白净的胸口上有几处乌青的伤害,那是子弹被重撞的淤血,谁能想到,大家眼里虎父犬子的废物官二代,竟是抢劫银行的彪悍匪徒。

  “摁——!”关祖从梳妆镜后面打开一个小暗格,取出一瓶跌打药酒,小心地涂在伤口上面。

  湾仔警署。

  “报告署长,我们在亚洲银行金库找到的那一根长头发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,是亚洲航运周建云的小女儿,周苏。”一名警司向周星星报告道:“她就是五名劫匪里面的那名女性劫匪。”

  “是她,不太可能吧!”陈祖名惊讶地说道。

  “你认识?”徐一锋问道,其他人也转头看向陈祖名。

  “见过几次,不太熟,她刚刚从美国那边的商学院毕业回来,很文静的一个女孩。”陈祖名说道,这家伙虽然很宅,但是桃花运一向不错。

  周星星翻开周苏的个人资料看了一下,很普通的一个富家女履历,没什么异常,相片也是很清秀美丽的一个女人,但是她的头发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亚洲银行的金库里面。

  徐一锋瞪了陈祖名一眼,让他闭嘴。

  “我们通过警队的大数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