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分鐘后。

  徐sir還是踩著那雙顯眼的綠色人字拖,一雙手插在褲袋里面,漫不經心地走出了隧道。

  “接著,引爆器!”徐sir懶散地從褲袋里面掏出一個黑色盒裝的物體,向徐一鋒扔去。

  徐一鋒嚇了一大跳,趕緊雙手接住引爆器,也不敢壓著,只雙手小心地捧著引爆器大叫道:“拆彈組,馬上過來。”

  “如果沒什么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徐sir很裝逼地打了一個哈欠,指著徐一鋒說到:“你,年輕的指揮官,明天早上,我要在我的辦公桌上面,看到一份漂亮的詳細行動報告。”

  “YESSIR!”

  徐一凡無厘頭地扔出引爆器,不僅是徐一鋒嚇了一大跳,所有警察都差點被他嚇尿,巴不得這家伙趕緊回家洗洗睡,免得出什么亂子。

  剩下來的事情自然是留給徐一鋒與李文彬、李魁收拾手尾了,事實上大部分的事都是李文彬與李魁處理的,他們兩個也比較有經驗,李文彬與李魁都明白徐sir的心思,把新聞發布與媒體記者打交道等出風頭的事交給徐一鋒接手,李文彬還順帶提醒了徐一鋒一些發言的注意事項。

  “徐sir你好!匪徒已經全部被擊斃了嗎?”一名記者關心地問道。

  “徐sir你好!行動已經結束,能透露一下這次行動的作戰計劃嗎?”又一名記者擠了進來。

  “徐sir你好!據我所知,你從警校畢業不過一年,絕對算得上是一名警隊新人,像這一次這么重大且危險度極高的行動,你是憑什么成為行動指揮官的呢?”一名記者迫不及待地舉著話筒問道:“是不是因為你的身份背景,因為你的父親是徐處長?”

  徐一鋒皺起了眉頭,他今天的風頭太盛,自然少不了被攻擊。

  “首先第一點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