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下面的人还不肯走吗?”杨建华一边批改着文件一边问道。

  “没有,那些唯恐不乱的媒体记者在煽风点火,现在民众反而越聚越多了。”杨建华秘书低着头答道。

  “这就奇怪了,红隧被劫持,他们的家人被挟持成人质,他们就算是请愿也应该是警察总部,围堵保安局是几个意思?”杨建华摇头道。

  “徐处长昨天负气离开后,今天早上没有回警务处上班。”杨建华秘书的声音更加低了。

  杨建华写字的手一顿,划废了一行字,徐一凡那家伙不会真的撂担子不干了吧!

  “马上给我拨打徐一凡的电话。”杨建华赶紧说道,涉及到几百名人质的生命安全,杨建华不愿意冒这个险,整个港岛最有本事处理这个案子的自然就是警务处新任处长,徐一凡、徐sir。

  “杨局,徐sir不接电话。”杨建华秘书连续拨打了三次徐一凡电话,均没有人接听,只好苦着脸向杨建华说道。

  杨建华皱着眉头深吟了一下,扔下手上的钢笔。

  “走,开车,我亲自去找徐一凡。”

  杨建华秘书赶紧提醒道:“杨局,楼下那么多新闻记者,如果被他们跟踪拍到,会影响保安局威严的。”

  “救人要紧。”杨建华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依然不变,说完话的时候,人已经走出了办公室门口。

  杨建华赶到徐一凡家的时候,徐一凡已经离开。

  “我爸?不是说有劫匪劫持了红隧吗?爹地已经赶去案发现场了。”徐乐乐瞪着大眼睛认真地说道。

  “已经赶往案发现场了?早上有人来过吗?”杨建华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没人呀!我爸看了电视台的直播报道后就火急火燎地赶去红隧了,他早餐都没吃完呢?”徐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