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區警署門口。

  “何必,請停一下,我老板找你。”兩名黑衣壯漢攔在何必的身前。

  何必假裝反應慢半拍,撞上兩名壯漢的手臂,然后被彈了回來,對方的腳下沒有移動半步,何必一個踉蹌之后趕緊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沒空。”

  “何警官,我們沒有惡意,請不要讓我們為難,不會耽誤你很長時間的。”一名黑衣人誠懇地抱拳道。

  何必狐疑地問道:“那你們老板是誰?”他的交際圈子里,不是警察就是小混混,不認識什么商界的朋友。

  “哈,何必,你怎么走得這么快,我車子壞了,不是讓你這個星期都要送我回家的嗎?”袁依人快步走過來嗔叫道:“你竟然不等我。”

  何必剛剛接過黑衣人雙手遞過來的名片,還來不及看,就轉頭向袁依人靦笑道:“我哪有不等你,天氣太熱了,我想著先上車,開好空調涼一會兒再叫你的。”

  袁依人被何必哄得頓時笑靨如花。

  “這兩位是——?”袁依人問道。

  何必快速瞥了一眼手上的名片,臉色微微一變,向袁依人笑道:“就上次那個酒吧案件,謝挺峰那個白癡開車撞爛了人家十幾張枱,人家讓我們提供證明找保險公司索賠的,我已經搞定了,走,先送你回家。”

  何必這種人,說謊眼睛都不眨一下,袁依人沒有一絲起疑,開心地挽著何必的手臂往停車場走去。

  何必另外一只手彎到身后,向身后的兩名黑衣壯漢比了一個‘ok’的手勢。

  俏佳人集團總部。

  “小必,你到了,打擾你了吧!今天外面太陽很大嗎?看你滿頭大汗的,快過來坐下,阿姨給你倒杯冰涼的飲料,對了,你喜歡喝什么的。”莎蓮娜一看到何必進來,就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