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洪继鹏是哪号人物?”

  “从表面上看是要害徐一凡,可是实际受损的却是明华,以徐一凡那家伙胆大包天的性格,不会是他自导自演吧?”

  “这谁说得准,徐一凡这家伙做事一向都是诡诈多变,谁能猜得透他,我一早就说要坚决反对他,不要抱任何幻想。

  “就是就是,徐一凡那个家伙最是狡诈阴险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!”说话的老家伙激动地脸色潮红,显然被徐一凡坑得不轻。

  “都别吵,徐一凡是什么人,大家跟他打了那么久的交道,已经心知肚明,不必再浪费时间。”一名花白头发的老家伙站起来说道:“现在的问题是徐一凡一口咬死柞弹案件跟陆sir有关,这件事有多严重,大家心里有数。”

  “绝对不能让徐一凡把陆明华搞下去。”说话的是一名戴眼镜的中年人,中年人摘下眼镜说道:“我跟陆sir接触的时间最长,他虽然没有加入我们团体的意思,但是却非常欣赏我们理念,再给我三五年,我有信心说服陆sir加入我们。”

  “没错,明华如果被徐一凡拿掉,那家伙在警队真的就只手遮天,我们将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。”一名中年妇女举手说道:“费老,明华是你的学生,保住明华起码能牵制住徐一凡,昨天的爆炸案,徐一凡是亲自出手的,按照他以往的作风,每有活跃之际,必有大震动,我担心他目标是我们。”

  房间里面的人都震了一下。

  “好!那就这样决定吧!”花白头发老家伙一脸肃然道:“保陆明华,还有,也保刘杰辉,小蔡,跟刘杰辉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,不要再左右摇摆,试图挑战我们的耐性,不从,那就助他一程,让他背这次的爆炸案。”

  “明白!”

  政治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