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你还想留一点脸面,最好不要说话。”徐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右手已经轻飘飘地搭在处长的肩膀上。

  处长脸色一片灰白,他刚刚被徐一凡择人而噬的恐怖气势吓得心颤,现在都还双腿发软,哪里还敢说话,立即低头默然不语,仿佛没有看到其他人对自己的焕焕目光。

  陆明华一辈子都没被人这么羞辱过,被当着整个警务处各部的高层面扇了耳光,还是一连两下,哪里忍受得住,竟有些失去理智地把右手缩回腰间。

  “陆明华,你要干什么?给我把手放在桌子上。”陈家驹突然拍案而起,右手跨过刘杰辉的身体,一把抓住陆明华的左手怒喝道。

  陆明华被徐一凡当众打脸已经快要疯了,现在又被名义上是自己属下的陈家驹呼喝,更是气得脸色涨红。

  陆明华正要挣开陈家驹的手掌,突然看到自己对面的徐一凡满脸阴狠地冷笑,陆明华猛然心里一寒,背后瞬间湿透,他已经明白陈家驹怒骂不是害自己,而是再救自己。

  在警队第一高手的面前动武,简直是找死,他不确定徐一凡这个疯狂之徒,会不会借机一枪毙了自己。

  陆明华第一时间把右手举高,离腰间的配枪远远的,再也生不出半点跟徐一凡动武的心思都没有,当然他原本也只是想拔枪吓唬下徐一凡,找回一点面子。

  刘杰辉低着头,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,恨恨地斜了陈家驹一眼,背后握拳的手指紧紧攥向手心,手心被手指甲压出血都没有发觉。

  多么绝妙的一箭双雕之策,竟被陈家驹这个白痴给破坏掉了。

  “你想动枪?”

  “你可以试试!”徐一凡冷冷地伸手说道:“试试无妨,万一成功了呢?”

  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