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鉑派,我感覺有點不對勁,這些中國人看我們的眼神不對。”韓國女人百事警惕地說道,她隱隱覺得周圍的一群中國人笑容有些不懷好意。

  鉑派看了韓國女人一眼,又轉頭看向會一點點中國話的詹帕諾。

  蛇王勝的手下不知道有一名韓國人會普通話,正得瑟地低聲討論,要不要抓住那個大長腿的高麗女人爽一發。

  “鉑派快跑,他們出賣了我們。”詹帕諾突然大聲地叫了起來。

  “fuck——!”鉑派立即拔槍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兩名中國人料想不到韓國人突然翻臉開槍,一下子就被打趴在地上。

  “艸,高麗棒子要先下手為強,快抄家伙干掉他們,拙少爺說過,無論死活,都有賞金的。”蛇王勝確實出賣了鉑派一群人,他跟鉑派本來就不熟,這些摳逼的韓國佬還以為一百萬澳門元是什么天價,蛇王勝轉身就把這些賣給了徐一拙。

  “砰砰砰砰……”

  “嘭嘭嘭……”

  “噠噠噠噠——!”

  一公里以外的馬路上。

  “主人,是槍戰聲,蛇王勝露陷了。”副駕駛的女助手問道:“我們要沖上去支援嗎?”

  徐一拙臉色陰森地坐在后排座,左右各坐著一名俏女郎。

  “熄燈!”徐一拙說了一句,副駕駛的女助手立刻心領神會地通知所有人關閉汽車照明燈,慢慢地往戰場移動,差不多五六百米的時候,七八輛車全部停了下來。

  車窗外的槍戰聲繼續著。

  十分鐘之后,槍聲漸停,徐一拙的人打開了車門。

  “鉑派,你沒事吧!”

  “沒事,大腿中了兩槍而已。”鉑派吐了一大口痰后怒罵道:“這些中國人真他媽的卑鄙,收了我的錢還要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