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一拙一字一顿地认真:“有仇不报非君子!”

  “别他妈侮辱人家君子,你是小人!”黑衣人转过身来瞪着徐一拙肯定地说道。

  徐一拙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痕。

  “所以,以德报怨、一笑泯恩仇之类的东西我做不来。”徐一拙看着黑衣人的眼睛说道,他隐隐猜出对方的身份。

  “别耍这些让我恶心的小心眼,你脸上的刀伤是你自己弄的。”黑衣人骂道:“丁二最多是警告打压你,未必有害你的心思。”

  徐一拙移开视线,不与对方直接对视,连这个对方都知道,显然已经跟罗森、螃蟹见过。

  “打压?”徐一拙冷哼道:“你太小看你们少主了,他是想逼我为他所用,当他的狗腿子。”

  黑衣人眼光闪烁,他本不擅长处理这类事情。

  “金莲花赌城已经为你们提供了十几年的财力资源,十几年啊!要想改变澳门三足鼎立的局面,我必须截留部分资金,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,从今往后,澳门再无崔氏,一家独大指日可待。”徐一拙说着表情有些激动,双眼满是一种叫野心的东西在灼烧着。

  他以为黑衣人是丁瑶的人,说服了黑衣人,说不定能影响到素未谋面的母亲大人。

  “哼!今晚我不出手,你就输了。”黑衣人冷哼道。

  “是,万分感激,我虽然预有一招制胜之法,但总是有极大危险的。”徐一拙诚恳地说道:“我知道她身边有不少能人,却没想到竟有先生这种千门高手,先生若愿意帮我,拙愿意以十倍报酬聘之。”

  黑衣人愣了一下,明白徐一拙认错了人,心里有些愤怒,这个小子竟然敢挖自己老妈的墙角。

  “你想搞独立?”黑衣人冷冷地道。

  “不敢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