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梭了!”徐一拙把身前的筹码全部推出,他看到了何倩琪一尘不染地走进赌厅,立刻判断崔瑾想诈自己。

  只是下一秒,徐一拙就想把筹码抱回来,因为崔三鼻青脸肿,一脸猪头样地走进赌厅,崔三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何倩琪,脸色一白,往他们崔家的阵营跑去。

  崔瑾听到徐一拙梭哈,低着头的眼睛一亮,很快又掩饰了下去。

  “好!很好,英雄出少年,我一直都跟人说,徐一拙年纪虽小,却绝非池中之物。”崔瑾双眼如箭盯住徐一拙说道:“敢不敢加注。”

  “收起你那一套吧!”徐一拙仿佛一眼看穿崔瑾似的嘲讽道,然后伸手向螃蟹打了一个响指。

  螃蟹站起向扔出一把短匕首,徐一拙一把接过,干净利落地拔出匕首,‘叮’地一下扎入面前的赌桌上。

  “你以为赌命就能吓住我?”徐一拙撇嘴道:“大家都一样。”

  “好好好!”崔瑾看着徐一拙大笑了起来,如果不是生死仇敌,他真的很欣赏这个有城府、有胆识的年轻人。

  “没错,我信不过你,你手下不乏一些亡命之徒。”崔瑾说着看向徐一拙阵营的螃蟹众人:“这些人都以你为首,今晚我即使赢光了你的全部资产,也会遭到你们的疯狂报复,我不想搞得满地鸡毛,最好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。”

  徐一拙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若死了,你的手下自然会自动解散。”崔瑾指向徐一拙桌子上的匕首说道:“我输亦然,当众自裁,不然崔氏纵然输了财富,但是只要有我在,一样可以凝集人心,重新卷土重来,你也不希望我活着的吧!”

  “你已经大半只脚踩入棺材,我还不到二十,赌命,你觉得这筹码公平吗?”徐一拙双眼一寒说道,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