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跟!”崔瑾把自己的牌蓋了起來,果然,人到了崔瑾這個年紀,還是選擇了求穩,他跟徐一拙不一樣,崔瑾背負著整個家族的命運,容不得失敗,哪怕只有一次。

  徐一拙的動作僵了一下,他把一半的籌碼推了出去,也許是為了阻止崔瑾跟牌,也許,是為了引誘崔瑾跟牌,過程不重要,結果是崔瑾棄牌了。

  徐一拙盡得全部下注的籌碼,也把牌蓋了起來,除了他自己,沒人知道他的底牌是什么,不,有一個,觀眾席里,一個黑帽蓋臉的家伙喃喃自語道:“這個臭小子,膽子還挺大。”

  “這就贏了一個億?”陳祖名目瞪口呆道。

  李家俊、李天隼兩人互視一眼,今晚的豪賭確實刷新了他們的金錢觀。

  徐一鋒并不怎么看中金錢,卻也突然感到口干舌燥。

  “我真想看下他們兩個的底牌是什么?”陳祖名說出了在場賓客的心聲,可惜荷官已經重新洗牌。

  “請卡牌!”荷官洗好牌,把撲克牌放在身前,向崔瑾與徐一拙說道。

  崔瑾與徐一拙均搖了搖頭。

  荷官繼續發牌。

  徐一拙的明牌是方塊八,崔瑾的明牌是黑桃Q,徐一拙只看了一眼自己底牌,便果斷棄牌,被崔瑾贏了五萬底注。

  荷官繼續洗牌。

  接下來的幾輪,不是徐一拙的牌面小,就是崔瑾的牌面小,兩人都沒有猶豫,該棄牌就棄牌,基本都是點到而止,與第一局的箭弩拔張完全不同。

  賭博,不僅僅賭的是技術與運氣,還要有超乎常人的耐性,這一點徐一拙恐怕是遜色于崔瑾的,果然,十幾輪、二十幾輪、三十幾輪過后,崔瑾依然淡定,徐一拙卻是有些急躁了起來,右手掌無意識地握成了拳狀。

  又是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