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京賭城。

  “崔先生,一拙年輕氣盛,您老德高望重,怎么也跟他一般見識,真的就不能退一步嗎?”何鴻生低聲勸說道。

  崔瑾一身灰色的中山裝,面容嚴峻地搖了搖頭。

  “開弓沒有回頭箭,賭局的事已經人盡皆知,崔家必不能示弱,不必相勸。”崔瑾身邊一中年男人說道。

  何鴻生又轉頭向徐一拙說道:“勢要——!”

  徐一拙一點都不給自己未來岳丈的面子,何鴻生話還沒說完,徐一拙便抬手止住道:“今晚過后,崔氏與我們金蓮花賭城,兩家只能留一家。”

  徐一拙這么不給自己面子,何鴻生臉色一陰,然后又笑了笑,轉頭看向徐一拙身后的mary。

  “mary,金蓮花賭城這么多年的用心經營,你不勸下一拙。”何鴻生說道。

  mary冷冷地道:“你看看一拙的臉,還有回旋的余地嗎?一拙要怎么做,我全力支持,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。”

  何鴻生皺著眉點了點頭。

  “虛偽!”徐一拙看到何鴻生和事佬的姿態,心里暗罵道,在場的這么多人,恐怕就你何鴻生最希望金蓮花賭城跟崔氏立刻刀兵相見,最好是能兩敗俱傷。

  “好——!”何鴻生姿態做足之后,便收起了笑容,朗生叫道:“既然雙方的態度都非常堅硬,那么我就不再多說了,非常感激雙方都信任本人的新葡京賭場,邀請本人當公證人,公事公辦,現在請雙方出示一下賭注。”

  今晚參加賭局的有世界各地的賭界大佬,不管勝負結局如何,作為公證方的新葡京賭城都撈夠了名氣。

  何鴻生讓人揭開賭廳中間的紅布,一張做工、木紋都非常考究的暗紅色賭桌出現在賭廳中央,賭桌四周用金色的隔離線隔開,事實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