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一凡還沒有意識到,隨著他的身體機能越來越超凡脫俗時,這家伙雖然天生不是自負的人,卻變得越來越睥睨眾生,視天下人如無物。

  徐sir并不是思想深邃的高智商人士,無法認識到這種進化論上的終極問題,他只感覺自己越來越孤獨,突如其來的莫名其妙孤獨感。

  徐一凡又一次走過同一片廣場,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下車。

  “mary阿姨你好,我到你們賭城樓下,不用,你不用下來接我,我現在就上去找你。”徐樂樂甜甜地笑著:“我給你帶了許多港島的土特產哦。”徐樂樂絕對是一個小人精,要找人家兒子的麻煩,自然要想堵住mary做母親的嘴。

  電話那頭的mary聽到徐樂樂的話,趕忙走到窗口前,往樓下的賭城門口望去。

  “樂樂,你來澳門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聲,快點上來,澳門這兩天不太安穩,門口是我們的人。”mary說著立刻通知一樓大堂的安保人員出門接應徐樂樂。

  “樂樂,你不在港島跟你媽咪學習管理公司,跑澳門干嘛?”徐一凡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,心里一暖,下意識地一步踩出,人已經出現在徐樂樂身后,陰陽怪氣地冷哼道。

  徐樂樂聽到身后怪聲怪氣的話嚇了一跳,轉身一看是一個一身黑衣黑褲,頭上戴著一頂黑色鴨舌帽蓋住兩部的怪人。

  “你憑什么教訓我!”徐樂樂話還沒說完,便感覺到耳朵一疼,驚聲呼道:“啊,你弄疼我了。”

  “樂樂小心!”徐一凡的速度快得太變態,負責在暗處保護徐樂樂的李愛國發現樂樂有危險的時候,樂樂耳朵已經被人扭了一下,頓時瞪著大眼睛,雙手叉腰,氣憤得像一只小母老虎。

  拔槍太慢,李愛國猛地一拳擊出,拳在半路還能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