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条子?”陈辉说道。顶点X23US

  “答对,可惜没有奖品!”何必一边说着一边摘下非洲友人的死人袜子堵进陈辉的嘴巴里面。

  “嗯嗯!”陈辉怒瞪何必挣扎着,非洲友人的袜子有一股酸爽的气味,呛得陈辉几乎要吐。

  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忍忍吧!”何必笑眯眯地穿上陈辉的西装,恶趣味地贱笑道:“不会委屈你太久的,监狱里不会有人堵你臭袜子,他们只会捅你菊花。”

  陈辉眼睛瞪大,更加地拼命挣扎,何必一个手刀砍在陈辉的脖子处,陈辉顿时晕了过去。

  何必把从陈辉身上搜到的手枪插入腰间,然后用被子盖上陈辉的脑袋,伪装上自己尸体的样子,打开了房门。

  “你们两个扑街进来。”何必学着陈辉的口气,向守门的两个小喽叫道。

  何必把陈辉说话的语气与姿态都学得太像,两个小喽没有半点疑心地走了进来,何必甚至吩咐这两个小喽背对着自己,很轻松地一人一记手刀,病床下塞进了两个人。

  与徐一锋等人计划制住陈新陈辉等大佬不同,何必的目标是货轮的驾驶舱,他比徐一锋等人还要了解黑道人物,能混到大佬级别的个个都是人精,不可能被你几支手枪就吓唬住妥协的,逼急了他们鱼死网破的几率很大,驾驶舱就不一样了,驾驶舱那些都是小弟,本来就判不了几年,劝诱起来非常容易,而且这些开船的家伙肯定知道坐标回去码头的。

  ……

  “徐少,陈新来了。”徐一拙的一名手下提示道。

  “嗯!”徐一拙低头看了一下手表,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。

  陈新带着十几名手下鱼贯而入。

  徐一拙没有说话,他的手下也都没有说话,只徐一拙身旁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