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片激烈的掌聲中,何必突然眼皮一翻,身體直挺挺地往后倒去。

  “.…..”決斗場的歡呼聲戛然而止,時間好像凝固了似的,一秒鐘之后才有人反應了過來。

  “我艸,這小子在硬撐著,兩敗俱傷了。”

  “同歸于盡?”

  看臺上的陳輝也是臉色鐵青,喜悅有多大,打擊就有多大,他剛剛還以為何必贏了,幾乎是要跳起來拍手,沒想到下一秒何必就狠狠打了自己臉。

  很快何必與非洲友人便被人抬了下去,比賽繼續。

  “輝少,想不到你還真藏了高手,我們還以為你手下只有一個高崗能打,差點就被你騙了。”乃頌嘲諷地笑道。

  陳輝冷哼一聲,沒有接話,他不認為乃頌不夠資格跟自己對話,轉頭瞥了陳新一眼,陳新的表現卻是有些奇怪,似乎并不太重視今晚的比賽,反而更加注重那個臉色蒼白的病癆子貴賓,這讓陳輝非常不能理解。

  ……

  “嗯——!”謝挺峰拼命地掙扎著,手腕處很快就被繩子勒出一道紅印子。

  徐樂樂再次撥打謝挺峰的移動電話,還是沒有人接聽,氣得徐樂樂直跺腳。

  “這個謝挺峰,太不守信用了,緊要關頭,竟敢不接聽我的電話。”徐樂樂自言自語地冷哼道。

  謝挺峰被人綁在扔在面包車里面,通過車窗玻璃看到路燈下徐樂樂生氣的俏臉,也是急得臉色通紅,使勁地掙脫繩子,只是捆綁繩子的人很有技巧,謝挺峰越是大力掙扎,這繩子便縮得越緊。

  謝挺峰直到現在也還是很迷茫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他是在上洗手間的時候被人襲擊的,謝挺峰對自己的身手還是有幾分自信的,對方只有一個人,謝挺峰原本還想教訓一下對方,好跟徐樂樂吹噓一下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