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必一回到警署,立刻就向袁浩云提交了行动申请,把自己的行动计划详尽地跟袁浩云报告了一遍,这倒不是何必有多老实,而是这个案子要跟徐一锋、李天隼等官二代竞争,没有袁浩云的全力支持,何必就算赢了也不敢认。

  “不错,这个计划很好,没问题呀!”袁浩云放下何必的报告资料,轻飘飘地说道。

  “袁sir,你…您不给我一些支持吗?”何必迟疑地问道。

  袁浩云故作不明白地问道:“什么支持?这个行动我批准了,需要多少人可以跟苗志舜要。”

  “.…..”何必脸色一僵,只好腼着脸继续道:“袁sir,警务处行动部的徐一锋、湾仔警署李天隼等人均有意捡漏,属下担心……”

  “担心什么?”袁浩云也是一个戏精,何必不把话说完他绝不会开口,用眼神示意何必继续。

  “.…..”何必脸色更黑了,这事当然不能直白捅穿。

  “没事就出去吧!我还有事要忙,这个案子你们小组全权负责,做出好成绩给我看下。”袁浩云没给何必继续说话的机会,挥手让何必滚蛋,何必想用自己的招牌镀金这点小算盘,袁浩云怎么会不明白。

  “yessir!”何必敬礼道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。

  ……

  “你们几个,准备一下,今晚有行动。”何必回到自己小组,严肃地命令道。

  何必在回来的走廊上就想明白了袁浩云的意思,袁浩云毕竟是长辈,不愿意搀和小辈间的竞争,何必自然是非常知趣地适可而止,这场竞赛只能靠自己了。

  “这么快就收网,阿头,我们收集的证据不太够哦!”李灿生有些顾虑地问道。

  冯德轮也点了点头,案子查到这个份上,肯定是大案子,小打小闹地抓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