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怎么知道愛華醫院的爆炸事件,還有那顆炸彈無法拆除的情況?”朱華標跟徐夕對視而立,雙眼警惕地看著徐夕,這個問題他想了很久,都想不明白一名普通的圖書管理員,跟意圖謀殺警務處副處長的爆炸案能有什么關系。

  徐夕笑了笑,他當時擔心朱華標有危險,確實不慎暴露了自己,提醒朱華標愛華醫院炸彈無法拆除的危險性。

  反正今晚就要離港了,徐夕也不打算瞞騙自己唯一的好友,微笑地說道:“你以前不是說朋友貴在交心,不問彼此的來歷與過往的嗎?”

  徐夕直盯著朱華標:“知道太多,可能連朋友都沒得做,你現在懷疑我?”

  “我不該懷疑你嗎?”朱華標道:“但是如果我不把你當朋友,今天包圍圖書館的就會是半個港島的警力,而不是我一個人了。”

  徐夕往圖書館窗口外面瞄了一眼,確實沒有港島警察的大部隊包圍。

  徐夕分心望向窗外的瞬間,朱華標突然出手,一拳打向徐夕的臉面。

  ‘啪——’

  朱華標的拳頭停住了,不是他不想前進,而是他的拳頭被擋住了,徐夕左手置于身后,右手前伸,剛剛好擋在朱華標拳頭的攻擊路線上。

  朱華標被徐夕攔下拳頭臉色一變,這證明了自己最壞的猜測,好友隱藏自己,必然有所圖。

  “呼——呼——!”朱華標又是兩個勾拳擊向徐夕,當年在重案組,朱華標的身手便是一流,現在更加老辣,兩招拳法很是刁鉆,打在徐夕腋下的肋骨處,這里是手掌很難回防的位置。

  朱華標的身手老辣,徐夕更是經驗豐富,這貨可是殺人機器隊伍的教官,也不回手防守,下半身雙腳不動,只輕輕扭動兩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