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徐一凡、你他妈快出来,我知道你没事。”陈家驹满脸都是黑色的烟灰,如果不是眼白部分,你根本看不出他的眼睛在哪里,陈家驹怒吼着一脚踢飞一张烂椅子:“老子知道你没事,快出来。”

  “”

  整片火场除了消防队灭火的声音,一声应都没有,堂堂警务处人事及训练处处长如同一条疯狗一般翻搜着,一旁的消防队警员没敢说话,只加快搜寻与灭火的速度,整个港岛都知道,徐sir跟陈sir年轻时便已经是生死之交。

  “徐一凡、我艹你大爷,原子弹都搞不死你,肯定不会有事的,快点哼一声。”陈家驹不顾身前的铁柜子烧得火烫,一双大手紧紧地抓住柜角,奋力往上掀着,这家伙毕竟老了,不复年轻时勇猛,一张黑乎乎的老脸都憋红了,还是没能成功掀开铁柜,两名消防警看到,赶紧跑上去搭把手,三人一起掀开铁柜,可惜铁柜底下什么都没有。

  陈家驹满脸沮丧,泄气地瘫坐在滚烫的地板上。

  而这个时候,无良的徐sir正舒服地躺在次元子空间里面的一张躺椅上,头上戴着一个硕大的头戴式耳机,耳朵里听着贝大爷的命运交响曲,闭着眼睛一晃一晃的,右手甚至还拿着一个红酒杯,左手随着音乐节奏打着节拍,时不时地喕上一口小嘴,非常地悠哉。

  “朱sir,麻烦您出去等吧!火场我们比你熟悉,一有情况,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。”消防队队长严厉地说道。

  朱华标不知道跟哪个消防员要了臃肿的消防服穿上,脸上罩着一块猪头消防面具,此刻正冲在消防队的最前头疯狂地翻箱倒柜,对身边的火焰视若无睹。

  大部分的烈火虽然已经被高架水枪冲灭,但是着火楼层的灼热却依然没有散去,没有受过专业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