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处长环顾一周会议室里面的全部警队高层,然后再直视徐一凡,语气很奇怪地问道。

  徐一凡没有回答不是,或者不敢,反而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:“你要这么认为,我也没有办法?”

  “明白了!”处长听到徐一凡的回答,心里一凛,暗道不能让徐一凡先发制人,自己要先下手为强,他看了一眼陆明华、刘杰辉,然后快速扫了一眼陆启昌与陈家驹,咽了一下口水,眼光一凝说道:“那么徐sir,请交出你的配枪,暂时休息一段时间,等这个案件调查清楚了,你再回来报告!这是命令!”

  整个会议室顿时安静无比,几乎是落针可闻,当处长提出让徐一凡交出配枪的时候,会议室里面的人,不管是行动部还是管理部,甚至是惊魂未定的陆明华,呼吸全部都悚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看着徐一凡的表现。

  “我反对!”徐一凡正要说话的时候,陈家驹突然举手发言:“处长,我反对让徐sir休假,每一次行动都是不确定性的,怎么可能次次都顺风顺水,如果一次行动失利,就要否决一个人,甚至一个团队,那么我陈家驹在还是一个CID的时候就已经被撤职,不会站在这里开会,最重要的是,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现在的情况正如徐sir所说,是破案的黄金二十四小时,徐sir不做事,你们谁有把握破案?”

  徐一凡有些惊讶地看了陈家驹一眼,眼光有些闪烁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陈家驹是在帮徐一凡呢,还是……

  “我不赞同陈sir的观点,警队是纪律部队,如果有功不赏、有过不罚,还算什么纪律部队。”刘杰辉立刻站起来反驳道:“而且,处长的意思没有否认徐sir,徐sir只是暂时休假,调查清楚,很快就可以复职。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