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徐sir,昨天晚上新界牛头角道发生影响非常恶劣的枪战,死了一百多外籍人士,据我们管理部了解,你们行动部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在调查这个案子,为什么还会有这么严重的情况发生?”可能压抑太久了,徐一凡一坐下,陆明华便忍不住举手发难道。

  随着陆明华的发言,会议室里面的所有人目光都转向了徐一凡。

  徐一凡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沉默了一下,才转头向处长问道:“处长,今天开会就这点小事吗?如果没事就散会吧!大家都挺忙的。”

  处长的脸色一僵,陆明华更是气得要元神出窍,徐一凡这个王八蛋太欺负人了,死了一百多外籍人士,这是小案件吗?最重要的是,自己郑重其事地问话,这个混蛋竟然直接无视。

  当然,处长的怒气并不比陆明华少多少,不管他多么地讨厌徐一凡,但是他一直希望跟徐一凡保持表面上的和谐,可是徐一凡这个扑街仔处处咄咄逼人,让自己每每下不了台。

  “徐sir,你还是解释一下陆sir的问题吧!死了这么多外籍人士,驻港外交部早上已经来人了,我怎么听说昨晚发生这么严重大案的时候,你没有在港岛负责案子。”处长明白徐一凡是逼自己表态,这个时候不能光靠陆明华了,自己必须支持陆明华。

  陆明华听到处长的话,一脸的惊喜,这个老乌龟,每一次都隐在背后,让自己当马前卒,难道今天就要跟徐一凡撕破脸摊牌。

  陆明华立即补刀,有点阴阳怪气地道:“徐sir昨晚很忙呀!一个晚上,在澳门赢了不少吧!”

  会议室里面的所有人再一次齐刷刷地望向徐一凡,不是吧,昨晚那么大阵势,你跑澳门玩牌去了。

  徐一凡摊手。

  “我很早就听说陆sir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