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魁果然厲害,很快就查到了陳聰明等人的銀行賬戶。

  “不好!陳聰明有危險!”徐一鋒有些緊張地說道,李魁和其他警員看了一下大屏幕,已經明白了徐一鋒的判斷依據,謝挺峰、馮德輪與李燦生的銀行賬戶都突然增加了一大筆收入,唯獨陳聰明名下的幾個銀行賬戶正常,陳聰明很有可能已經gg了。

  “李sir,行動吧!”徐一鋒擔心地說道:“謝挺峰三人可能已經叛變,時間越長對我們越不利。”

  李魁搖了搖頭,持反對意見:“不著急,即使謝挺峰三人真的叛變,三個臭皮匠能有什么用處,情況再壞也壞不到哪去,繼續監督。”

  “還有,查一下謝挺峰三人的家人情況。”李魁畢竟老練,很快就想到了一種可能性。

  “李sir,又有一個家伙進入了赤虎的住處。”行動部的警員報告道。

  “查一下對方身份。”李魁平靜地說道。

  監察組的警員很快就把拍攝的畫面傳了過來。

  “咦!是他?”徐一鋒驚呼道。

  “一鋒,你認識對方?”李魁問道。

  “嗯!他就是何必,赤虎就是他親手逮捕的。”徐一凡答道。

  行動部的警員這才紛紛認出了何必這個風頭正勁的家伙。

  “媽的,袁浩云有什么行動計劃瞞著我們。”這是李魁的第一反應。

  “嗨!虎兄,晚上好!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結,咱們以前的那些都是小誤會,來,一起擁抱一下,男子漢大丈夫,展顏消宿怨、一笑泯恩仇。”何必一進門遠遠地看到赤虎就張開雙手自來熟地大笑。

  赤虎不為所動,一臉陰森地看著何必,就是這個笑瞇瞇的家伙搞砸了自己的計劃。

  “松本!”

  “嗨!”

 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