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赤虎先生,岛田和彦后天将会如约在会议中心召开展会,可是现在港岛的警方已经在会议中心严密布防,我们的炸弹很难运进去的。”赤虎的手下担心地说道。

  赤虎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,低声地说道:“不要跟我说什么难不难,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,天下事没有难易的,为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为,则易者亦难矣。”

  赤虎手下的中文底蕴不高,听不太懂赤虎的意思,不过大概能猜到赤虎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。

  “放出消息,两天后,我要在会议中心送岛田一份大礼。”赤虎阴着脸说道。

  “啊??”赤虎的手下更加懵了,这样一来,港岛警方的戒备不是更严了吗。

  “照我的吩咐去做。”赤虎厉声道:“同时,派人往岛田在港岛的住处监视,派机灵一点的社员,既要不被港岛警方发现,又不能真的不被察觉,明白吗?”

  “不明白!”岛田的手下摇头。

  “八格耶鲁,不明白就照着我的命令去执行,明不明白!”赤虎突然怒叫了起来,双手揪着手下的衣领。

  “明白、明白了!”赤虎的手下赶紧大叫道。

  “滚——!”赤虎怒骂道,手下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,活该自己要费心费力。

  赤虎的计划其实并不算特别复杂,他一面大张旗鼓地张扬自己要炸会议中心,一面又偷偷摸摸地监视岛田和彦的住处,这虚虚实实的手法玩得比国人还要出色,警方只要不是笨蛋,肯定能明白会议中心只是一个幌子,赤虎的真正的目标是岛田和彦的住处,最终结果会把大部分警力安排到岛田和彦的住处。

  而赤虎的真实目的,还是会议中心。

  “不够、不够,还不够!”安静下来的赤虎嘴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