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袁sir,赤虎的嘴很緊,沒審出軍火的情報。”苗志舜一臉疲憊地說道,赤虎被苗志舜套路了一個通宵累,苗志舜自己當然也累。

  “了解!”袁浩云不出意料地說道,他也是老油條了,跟日本人打招呼的次數不少,知道日本人別的地方不硬,然嘴巴天下第一硬,死不認輸的。

  “辛苦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!讓手下人跟進。”袁浩云順手遞給苗志舜一份熱牛奶和菠蘿包的早餐,港島雖然有錢人不少,但是吃的喝的都差不太多。

  “謝謝袁sir!”苗志舜笑著接過。

  苗志舜走后,袁浩云拿起電話,剛剛通知助理重新買一份早餐上來,敲門聲響了起來。

  “進來!”袁浩云說道。

  “署長早上好!臥底警員何必報道。”進門的是何必,一身合身的警裝穿在身上,顯得特別的精神,頭上那一頭風騷的黃發,連夜染回了黑色。

  “不錯不錯,果然一表人才。”袁浩云笑瞇瞇地看著何必夸獎道。

  何必心里得意,臉上嚴肅地保持警姿。

  “去巡街吧!”袁浩云突然收起笑臉說道。

  “啊——!”何必的臉色頓時垮了:“不..不是,署長,你不是搞定了這個案子后,就可以升職加薪、出人頭地的嗎?”

  袁浩云眼睛閃爍地尷尬道:“巡街、帶槍哦!還不夠出人頭地的?”

  何必心里一頓,腦海千思百轉,肯定是哪里出了問題,他選擇加入袁浩云的手下可不是一時心血來潮,何必從警校畢業開始就有自己的職業規劃的,不管是加入哪一個分區警署,自己舅舅何細輝的黑背景在,都很難容得下一個底細不干凈的人。

  恰恰袁浩云除外,何必加入袁浩云臥底計劃之前也調查過袁浩云的,袁浩云在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