銅鑼灣。

  忠信總堂。

  何細輝一臉無語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何必,何必無視何細輝悲傷的眼神,低頭大快朵頤著桌子上的美食,今天是何細輝辦大壽,桌子上的好菜不少。

  何細輝看何必是沒有開口說話的打算,只好自己說道:“我投資鼓勵你去當警察,希望能幫我打聽到一些情報,警察部又派你回來當臥底?”

  “警察部的人事部是白癡嗎?查不到你和我的關系?”何細輝問道。

  何必吐出一塊雞骨頭,又灌了一大口濃湯,然后就是一大塊五花肉往嘴里塞,支支吾吾地道:“警察部當然知道我們的關系,可是那個,正是因為你是我舅,更加方便我的臥底行動哦!”

  “那你不會拒絕嗎?”何細輝沒好氣地罵道。

  何必撓了撓頭,嘻嘻地笑了笑:“我當時覺得挺有趣的,忘記拒絕了。”

  何細輝瞪了何必一眼,何必從小就花花腸子,何細輝絕對不會相信這小子的話,肯定有別的理由。

  “那這事我不管了,我要當一個稱職的舅舅,黑社會什么的,我不能讓你碰呀!”何細輝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  “別呀!老舅,你就是最大的黑社會頭子,不能這樣忽悠自己!”何必靦著臉笑道。

  “那不是,我混黑道是為了討生活,咱們老何家,幾代人都沒出過一個當官的,好不容易指望你考上警校,我絕對不同意你混黑道。”何細輝認真地說道。

  “我這不是臥底嘛!”何必打了一個你知我知的眼色。

  “那我就更加不能讓你混黑道了,萬一你把我賣了怎么辦?”何細輝點著了一根大雪茄。

  “老舅,開什么國際玩笑,你外甥我是那樣的人?”何細輝剛剛點著了雪茄,就被何必一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