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一锋与何必对视而立。

  “想不到最后的对手会是你。”徐一锋说道。

  何必笑了笑:“我倒是很有心理准备,窝囊了这么多年,我也渴望在毕业前雄起一次。”

  徐一锋点了点头,表示理解,以何必今天表现出来的本事,他能隐忍这么久,已经够坚忍了。

  天才学生与吊车尾学生的对决,所有的学生全部目不转睛地盯着比试台,生怕少看了一眼,今天的翻转实在太刺激了,何必虽然不是真正的吊车尾学生,但是他的成绩在警察学校这种精英学校里,根本就不算出众,至少,在此之前,没人听过何必这种奇葩的名字,而徐一锋,从一开始就是全校最出色的学生,没有之一。

  父亲是警务处副处长,全港岛最有权力的男人之一,母亲是商业女强人,全国首富,全国政协委员,徐一锋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不平凡。

  徐一锋与何必的对决,绝对是两个不同阶层,不同世界,天才与平凡人之间的对决。

  裁判官抬头看了主席台上的陈家驹一眼,请示是否开始,陈家驹斜了徐一凡一眼,徐一凡依然是一付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,好像台下比试的不是他的儿子。

  陈家驹从裁判官点了点头。

  “比赛开始!”裁判官大声地喝叫道。

  何必表情凝重,非但没有抢先出手,反而迅速后退了一步,与徐一锋拉开距离,徐一锋则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。

  面对徐一锋,何必真的没有赢的把握,他只知道徐一锋很强,但是究竟有多强,何必并没有足够的情报,徐一锋从比赛到现在只出过两招,一招是常规的直冲拳,一招是加强版的‘一字直冲拳’,而徐一锋平时更是甚少出手,当然何必是不可能因此就认为徐一锋只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