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必一上台,徐乐乐就有些古怪地看着何必,她明明不认识何必,可是却感觉这个家伙有些熟悉,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在哪里见过一般。

  徐乐乐的感觉没有出错,她以前确实见过何必,当然,她也确实不可能想得起何必是谁了,那个时候连她自己都还在咿呀学语呢,当时可没少欺负年龄更小的何必与何小心,何必生下来那会儿脸就胖嘟嘟的,徐乐乐最喜欢掐他的脸玩。

  何必现在已经长成一个青涩少年,脸上总是笑眯眯的,很容易博人好感,本来长得很清秀的一张脸,这家伙却偏偏剪了一个很矬的锅盖头,这样不仅显得脸圆,看看更是傻愣愣的,他给人的第一形象就是,这是一个无害的羞涩少年。

  当然,如果你真的这样定义何必这个狡诈的小家伙,那你就要惨了,何必,何小爷,十岁就开始偷看女人洗澡,十一岁就敢威胁他舅舅的手下带他去逛夜店,十二岁只身过澳门赌厅搏杀,十四岁已经打遍铜锣湾黑道无敌手,用羞涩来形容何必,简直是在侮辱了羞涩,当然,何必最神奇的地方是,他搞了这么多事,何细辉、何敏、何小心全部都蒙在鼓里。

  何必发觉有人看着自己,转头看了徐乐乐一眼,本能地眯起一个笑脸。

  徐乐乐呆了一下,何必的脸型遗传何敏的面容,白白净净的,但是他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时候,像极了徐一凡坏笑的表情。

  “开始吧!”徐一凡冷哼道。

  “哦!好的!”何必挺直了腰板,一本正经地答道。

  何必答完,走到桌子前,桌子上已经放着一只手枪,还有三发子弹,何必搓了搓手,看起来有些猥琐,徐乐乐眉头大皱,非常肯定自己不可能认识这种人。

  何必搓完手之后,还拿起桌子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