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下一場是實戰搏擊,希望你不要遇上我!”李天隼突然大聲地叫道。

  陸三川臉色一變,向李天隼勉強一笑:“以武會友,求之不得。”這家伙雖然這樣說著,卻是迅速向身邊的幫閑打了一個眼色,找借口遁走。

  李天隼好打在學校是出了名的,當然,這并不是說李天隼最能打,至少李天隼就知道放開手腳全力開戰,他不是徐一鋒的十合之敵,但是打中等身手的陸三川絕對是妥妥的。

  實戰搏擊是學生與教官的比斗,但是,為了激勵學生的積極性,警察學校在創辦之初就設立了銀笛獎,也就是大家說的‘銀雞獎’,以前是每一屆每一個班的第一名可以獲得‘銀雞獎’,獎品其實是一只99銀的哨笛,陳家駒上任學校校長后,聽取徐一凡的改革意見,設立真正意義上的銀雞頭獎,純銀打造的銀雞頭獎座一個,還有獎金二十萬,每班第一名改為每一屆的全校總成績第一名獲得,二十萬獎金對于陸三川、李天隼等人自然不多,他們要爭搶的是全校第一的榮譽,但是對于家境困難或者普通的學生都是一筆大財,而要爭奪銀雞獎,就會分成優秀學生間的比斗,陸三川還真會跟李天隼杠上。

  “哥,下一場是實戰搏擊,你有沒有信心?”何小心低聲地問道。

  何必聳了聳肩膀笑道:“要什么信心,渾水摸魚,扛住教官倆分鐘進攻,再偶爾打幾式有效攻擊就可以通過了。”

  “啊!”何小心瞪大眼睛看著何必驚叫道:“你..你不想拿銀雞獎嗎?”

  “不想!”何必肯定地說道。

  “為什么?”何小心不懂。

  “這哪有為什么?”何必撇了撇嘴說道:“不想就是不想,就跟不想吃青椒吃辣椒那么簡單。”

  “哥,你不?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