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人十億,怎么花?”陳家駒從保安室出來就一直咽口水,雙手緊緊地抱住背包,好像抱他老媽骨灰盒一樣謹慎。

  “超!”徐一凡鄙視地向陳家駒比了一個中指,他大概已經明白什么情況,肯定是烏克蘭的貨幣匯率極低,不過十個億確實光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,何況你還把它揣在包里。

  “要不,找個叫西虹市的地方去當首富?”徐一凡打趣地說道。

  陳家駒不明白徐一凡什么意思,但是也能猜到這肯定不是什么好話,岔開話題問道:“剛剛你為什么沒跟那個邁克說,你在目標人物袋子里裝了追蹤器,這樣他們追蹤起來不是方便很多。”

  “他們給的是十億,又不是一佰億,我為什么要多嘴。”徐一凡隨口答道,伸手攔了一輛的士。

  “去哪里?”陳家駒問道。

  徐一凡進入車子緊了緊外套:“找個商場買件衣服先吧!這鳥地方要冷死人。”

  機場里面有暖氣,徐一凡不說陳家駒還不覺,一說陳家駒更冷了,他穿的本來就比徐一凡少得多了,只有一件打底背心和一件薄外套。

  “什么?多少錢?”陳家駒跳腳地大叫道。

  “四百萬!”的士司機一臉嚴肅地說道。

  一夜暴富的狂喜心情瞬間被撲滅,想想也正常,這么簡單的任務,cia又不是當傻子,憑什么白送你十億現金花,十億是十億了,打個的士都要四百萬,陳家駒腦袋雖不靈光,都能明白這玩意的匯率有多慘。

  陳家駒像甩垃圾一樣地甩出四百萬。

  進入商場后。

  陳家駒只買了一件羽絨大衣和一頂看起老很low的帽子,就花了一個億,徐一凡更絕,老婆是頂級的服裝設計師,徐sir的目光自然不會很低級,一件黑色大衣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乐鱼体育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