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醒了!”魔术师郑一健一脸微笑地坐在床边,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说道。

  张德华摇了摇沉重的脑袋,看了郑一健一眼:“原来是你!”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坐起。

  郑一健看张德华好像没什么事了,微笑地拿起床头柜上的一颗蓝色宝石:“‘海洋之心’耶,欧洲拍卖会曾经拍出过八千万的高价,师兄就是师兄,轻易不出手,一出手就是大手笔。”

  原来这两个家伙竟是师兄弟,难怪行事风格颇近相似,虽然郑一健更加张扬激进。

  张德华看到郑一健拿着自己的宝石,连看都不看一眼,仿佛郑一健手里拿着的是一块垃圾,钱,对张德华来说没有多大意义,事实上,对于一个即将要死的人而言,钱真的没什么卵用。

  “给我一杯水!”张德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说道。

  “你是在找这个吗?”郑一健收起笑容,脸色很差地问道。

  “谢啦!”张德华一脸平静地接过郑一健手上的小药瓶,快速旋开,倒出了六片药片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郑一健满脸不信,无法接受地道:“这是癌症末期专用的强效止痛药?”

  张德华吸了一口气,平静地把手上的药片一把拍进嘴里,也不用水,就这样闭着眼干咽下去。

  “生死有命、注定的!”张德华洒脱地微笑着,当一个人真正无可奈何的时候,除了微笑,也只好微笑了。

  郑一健赶紧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张德华:“师傅他知道你的情况吗?”

  “谢谢!”张德华喝了一口水:“你多久没跟我爸联系了?”

  “两年多了吧!”郑一健尴尬地说道。

  “我爸去年就已经走了,肝癌末期,明天就是他的祭?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乐鱼体育吧